女子遭奸杀肢解千里抛尸 隆胸硅胶成为破案关键

奇闻趣事 2019-01-10 05:41:27

  6月8日下午3时许,小清在罗湖区东门新园路坐上了黄某山的吉利牌小轿车,谈好价准备前往龙华拍摄平面照片。小清不仅穿着时髦暴露,LV手袋更引起了黄某山的注意。小清不仅说自己新交的香港籍男友很有钱,还骂黄某山是“屌丝”。黄某山决定抢劫小清,他将车开到僻静处,亮出尖刀,用胶带将小清封口,用电线捆绑双手,直接将车开进坑梓镇金沙路的出租屋。黄某山先强奸了小清,还逼她说出银行卡密码(之后分多次取走5万元),其后则杀人灭口,并碎尸运到老家汕头市潮阳区关埠镇丢入海底。

  碎尸案的关键是找到尸源,也就是确定死者的身份。尸源找到了,案件就破获了一半。

  装尸块的行李箱呈灰色、硬塑料质地,有卡通图案。仅一天不到的时间,专案组就确定了箱子来自温州一个箱包厂家。但是由于这个箱子的流向太多,非常普通,希望通过行李箱来寻找尸源的思路显然行不通。于是,尸块本身成为破案的关键。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找到尸源,就要看法医能不能尽自己所能为侦查提供一些线索、缩小查找范围了。

  旅行箱内的尸块蜷曲状,头部和右腿缺失,全身赤裸,高度腐败,一只光脚抵在箱盖上。彭晓,汕头市公安局龙湖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当他真正接触到尸体的皮肤时,才知道不仅仅是视觉,就连触觉也在不断挑战神经。由于一直被海水浸泡,尸体表面已经像肥皂一样滑,戴着乳胶手套的手根本抓不住尸体的胳膊。死者的双手被一根电线捆绑,捆绑的双手又被电线缠绕与左大腿固定。一般来说,尸体在死后一两个小时就出现尸僵硬,尸僵形成后尸体就很难卷曲了。而尸体完全被屈曲塞进一个旅行箱,而且尸体外面还套了两层黑色的塑料袋。也就是说,凶手在尸僵形成之前,就完成了捆绑、包裹、卷曲、装袋的程序。因此,专案组初步推测,凶手在野外,在尸僵形成前的一两个小时内找到这么多物件,完成分尸、捆绑、包裹、装袋等程序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死者的遇害第一现场应该是室内。

  尸体被直接送往解剖室。高度腐败的尸体会散发有毒气体,法医佩戴的防毒面具虽然可以过滤掉大量的有毒气体,但是不能完全阻挡臭味。那种尸体的腐臭还夹杂着酸臭,让靠近的人肠胃迅速翻腾起来。

  解剖台上的这具女性的残缺尸体,皮肤显得格外苍白,没有头和一条腿的躯干孤零零地躺在解剖台上,让人感觉毛骨悚然。尽管尸体腐败很厉害,但是还是能够看出来死者比较年轻,身材很好。死者的左大腿还有一处精致的纹身,脚趾甲涂有鲜红的指甲油。

  在法医尸检过程中,死者的年龄可以直接通过牙齿来判断,经验丰富的法医还会结合耻骨联合面(两侧骨盆的连接处叫耻骨联合)的形态来判断。这样判断的结果会更加准确,误差在一两岁之间。在碎尸案中,死者的身高可以通过多根长骨的尺寸来推断。由于这具女尸无头,所以法医通过耻骨推断该女子年龄约22岁,身高160-165厘米,无生育经历,遇害约一个月时间。

  法医注意到,凶手显然对人体组织不熟悉,分尸的手法很拙劣,下刀处不是关节,而是致密的肌腱部位。尸体的右大腿根部,股骨都被硬生生地砍断了,能把肱骨、股骨这两块人体中最硬的骨骼砍断,凶手肯定费了不少力气。根据尸体缺失部分的皮肤和组织,法医推测割皮肤的肌肉的是一把轻便而锋利的刀具,而剁骨头的刀具应该是很重的那种砍刀。这两种特点无法在一把刀具上具备。死者刚死,凶手就用这两把刀具来分尸。

  法医在尸体上没有找到尸斑。一般尸斑浅淡多见于严重失血或者溺死的尸体上。既然死者不是死于失血性休克,那么因为死后被肢解而大量失血,尸斑也可以是几乎不可见的。专案组推断,凶手杀完人能够迅速完成尸体肢解的动作,说明凶手肢解尸体的工具应该是早已准备好的。

  尸体的身体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法医却在死者的胸部发现一处不明显的苍白区域。死者本来皮肤就白,加之失血,所以苍白区更不容易发现。法医用酒精反复擦拭后,苍白区越发明显。这是因为,人活着的时候,全身血管中血液流动。但是如果在此时身体的一部分软组织被重物压迫,血液就不能流动到此处的毛细血管中,受压的部分就会缺血。如果人在重压的同时死亡,血液停止流动,即时重压解除,血液也不会流回到这个部分了。死者胸部的白斑很可能是临死前被压迫胸部导致,凶手的目的是什么?强奸、扼颈或捂鼻。一般杀人导致死者机械性窒息的案件,尸体头部会提示许多窒息征象,作为明确死因的参考。但是这具尸体头部缺失,法医初步判定,死者是被凶手狠狠压住胸部不能动弹,窒息而死。

Copyright © 江苏回收废材价格采购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