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的男班主任是一个PVP大胸毒姐[2]

微剑三 2018-12-08 11:19:26



点击"微剑三”关注
玄晶什么的随便掉


那个帮会很热闹,不像我们的小菜地帮,除了一堆小号和A掉的亲友号,只有我和醉醉会出现在帮会频道里。
帮会里的妹子们很多,特别喜欢让醉醉上麦唱歌。
喜欢在我和醉醉看风景的时候进组。
喜欢突然加入我和醉醉的小黑屋。
喜欢各种卖萌叫醉醉“不醒哥哥”。
“不醒哥哥,今天我们去打下水道好么”“不醒哥哥,一起来来唱歌嘛~”“不醒哥哥我的嫁!!!”
不醒不醒,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说醉醉那方面不行呢。
醉醉说我这是吃醋了。
我觉得是的。
并不是一定是爱情。
如果你有一个非常好,好到你看到好东西就要和ta分享,看不得别人对ta不好或者太好的人。
有朝一日,你发现别人都看到了ta的好,试图和你一起分享ta的时候。
你绝对会吃醋的。
于是我在帮会里从来不说话,但是因为我总和醉醉在一起,所以大家都认为我们是情缘。
直到那个花萝的出现。

还记得下水道的那个花萝么?
没错,她也是一壹一矣的,她有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叫做〔一笔带不过〕。帮里的人都喜欢喊她带带,典型的人美音萌性格好,如果要问帮会女神是谁,那么就非带带莫属了。
而一个帮会里如果有两个声音非常好的人,那么一定会有很多人起哄让他们合唱一曲。
虽然我一直觉得这特么的真俗,但一壹一矣也不例外。
在欢迎带带回归基三的那个晚上,很多人起哄要求带带和醉醉合唱一曲。盛情难却,醉醉答应了。
带带和醉醉唱的那首歌是《心愿便利贴》。
我本来就反感这种甜腻腻的歌曲,这时候就更不例外了。
唱完的时候,带带说:“大家安静一下好么?我有事想说。”
YY顿时安静下来。
“我因为考试的问题,A了一段时间。非常开心大家还能记得带带~带带很高兴~另外更没想到回来…还会看到这么大的惊喜!~”
所有人都在静候她所谓的惊喜是什么。
“刚毕业的时候,去刷下水道。我比较笨你们知道的,不要嘲笑带带~那次下水道我躺了好多次,然后队里有个温柔的炮哥就上麦教我怎么打下水道。”
YY里传来一片若有所思的“哦~”
“当时吵鸡(没错带带就是这种发音你们感受一下)喜欢这个炮哥的声音,觉得好温柔啊。可是忘记加好友,出了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了。没想到A回来,竟然在自己的帮会里看到了这个炮哥!我想这就是缘分吧~”
卧槽,我当时也在本里啊,我还问过妹子能不能切奶呢!你怎么就不说你和我有缘分啊?
YY里起哄一片,我感觉耳朵发痒心里发疼,听不下去,直接退出频道然后在世界上随便找个喊人的野团入了。
结果醉醉一直在密聊我,抠脚,你是不是生气了呀?
我生什么气,我有什么立场生气?
我说,师傅,你帮我找个师母吧么么哒。徒弟刷老一呢,团长要骂人了再见。
我打完这句话,就愣在那里,有种不知道天南地北的感觉,天地火也忘了停手。
团长在YY骂人的声音震得我耳朵发疼。
可是我总觉得心里面,其实也在隐隐发疼。

后来,带带就一直做各种小吃小药给醉醉,醉醉拒绝的话,带带就带着哭腔说,你这是不把我当朋友。
醉醉拿了这些小吃小药,再交易给我。
我说你特么拿输出的药给我一个奶妈干什么!!!
醉醉:嘤嘤嘤你这是不把我当朋友。
我:再见!
醉醉:嘤嘤嘤!
也是这样,久而久之,大家几乎都觉得带带和醉醉是一对了。
什么?你问他们抠脚是什么?艾玛帮会里有这人吗?
直到有一次,带带在野外被人击杀了,而那个帮会恰好是跟我拍断肠曲木那毒萝的帮会。
帮会频道里都在问带带怎么回事。
带带说没事,他们把我当红名,野外常见嘛。
但是当晚带带的闺蜜就在帮会频道不停地点我的名,说我抢了人家的断肠曲木,还大言不惭说自己是壹帮的,有种来仇杀。
我常年屏蔽帮会频道,对此一无所知。
而那几天恰好醉醉搬家不上游戏。
这一切算得刚刚好。
跟心思慎密的高段位嘤嘤嘤斗
我特么真的只有万年坐着抠脚的份

再之后,醉醉回来了,继续掉智商地对我好。我也依旧拿他给的输出小药,然后放进仓库里,万一哪天他需要了我可以给他。
但是高段位少一天嘤嘤嘤都是不行的。
她已经憋了很久不嘤嘤嘤,就是再酝酿,等着泡腾片的爆发!!她要波动了!!!嗷!!带带缓缓举起了手臂!!(别闹
因为她被悬赏了。
帮会里各种讨论悬赏带带女神的是谁(艾玛同样是女神,我家青眉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最后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终于记起来了醉醉有个很丧失,不会唱歌,脾气很差,还丢帮会脸的疑似情缘的毒萝。
某个帮会高层要求我上YY对质。
“你是不是跟XX(断肠曲木事件帮会)有过节?”
“嗯。”
“你是不是看带带不爽眼。”
“嗯。”
“你有没有悬赏带带?”
“没有。”
有些事情不是对质可以对质出来的。
但就算我说没有,也不会有人相信。
最后带带上了麦。
“醉醉,是你情缘吗?”
我犹豫了一会,最后回答:“不是,我反感网恋。尤其是游戏里的。”
后来我收到了醉醉的密聊,他让我去问道坡找他。
我神行到那里,看到那个炮哥站在树下,俊朗得让人心神荡漾。
醉醉问我,我们不是情缘吗?
我沉默了很久,回他
师傅,给我找个师娘吧。

醉醉站了很久,没有说话。
问道坡的樱花树下,毒萝还是一样的毒萝,炮哥还是当初的那个炮哥。
只是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最后,醉醉神行去了曾经我们都觉得很俗的花海,给带带放了十五个海誓山盟。
世界频道一遍遍地滚动播放
〔一醉人不醒〕大侠在花海给〔一笔带不过〕女侠燃放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
〔密聊〕一醉人不醒:本来想攒够16个,等你下个月16岁生日放的。
〔密聊〕一醉人不醒:可是现在我觉得我真的很贱。
〔密聊〕一醉人不醒:就算是冰也会融化,为什么我对一个人这么好,她却从来不给我一点回应。
〔密聊〕一醉人不醒:是我贱,我认了,以后不会再贱下去了。
〔密聊〕我:我们就不能,好好当师徒吗?
我自欺欺人。
有哪对师徒会像我们这样的?
〔密聊〕一醉人不醒:不见。
好。
不见。
我从来自认为游戏现实分得清,这辈子绝对不会因为游戏中的事情而难过,还常常觉得那些因为游戏而死去活来的人好笑。
可是为什么,我居然哭了呢?

我原地下线,一个人回到床上。
我记起我还是小学的时候,隔壁家的大哥哥很喜欢玩游戏,还带着我一起玩,那时他玩的游戏叫做梦幻西游。
大哥哥人很好,温柔敦厚,玩的是逍遥生。而他身边常常有个身披飞舞彩带的女子,舞天姬。
我说这是谁阿?
大哥哥说,这是我媳妇儿。
媳妇儿?以后你要娶这个姐姐么?
当然,我最爱的就是她了。
后来,大哥哥失恋,颓糜不振,最后留下一封遗书吞了安眠药。虽然及时送到医院洗胃,但这个事情成了我心里的阴影。
我上初中前,大哥哥就结婚了,对象是个非常普通的女子,没有灵动的眉眼,没有传奇的身世,当然也不会玩游戏,比起游戏,她对今天买的菜更感兴趣。
后来大哥哥搬了家,走之前他跟我说
玩游戏用脑子就好,用心的话,你的结局就是屏幕上的那样。
我愣愣地转过头,看到电脑屏幕上的GAME OVER。
我不想这样。
一点都不想。
(另外大家不要觉得假好么←_←这个大哥哥原型就是撸主表哥)
后来再回到基三。
据说带带被人盗号了,装备全部被扔,钱一分不剩,还跑到主城门口大喊:“我抢男人,我是贱X。”之类的话。
不用怀疑,所有人直接锁定目标为我。
YY里是带带哽咽的声音
"因为你…你说不醒不是你情缘,我才和他在一起的……可是你为什么这样…"
“我有什么不好的,你说,我都可以改的。”
“有什么得罪你的,我也可以道歉…可是这个号都是我一点一点的回忆……我……”
话说不下去,又是一阵哭声。
YY里骂我的话,安慰带带的话,各种不停地刷屏。
我看得头晕,瞥了一眼房间里的人。
醉醉分明在里面一直听着,但他丝毫没有要出来替我解释的意思。
也是,他为什么要替我解释?他是受害者的情缘不是吗?
我突然觉得自己真搞笑。

大家都说,带带是无辜的,那个毒萝你放过她吧。
是的,她无辜。
醉醉也没错。
那么我不无辜,我有罪,我盗了带带的号,我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可以了么?你们是否满意了呢?
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我在作死而已。
现在,男女主角可以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了。
恶毒的都是我。
我退出。
江湖不见。
我默默地退了帮会,看着名字下面空荡荡的那里,我就想起我和醉醉两个人的小菜地帮。
心里满满地酸痛,就像是被人刮了几刀又浇上盐水。
不敢去问道坡,怕遇到醉醉。
我一个人神行去了明教,不知不觉走到了当初我恶作剧把醉醉弄下去的那个岩石下面,我轻功飞上去,却看到熟悉的身影在那里。
你为什么也在这里呢?
是不是因为,你也怕看到我呢?
我们就这样相视许久,醉醉沉默着不说话
最后我意识到
艹,这逗逼是在挂机啊!!!!

等了一会儿,似乎醉醉还没回来。
我默默地把包里的满天星掏出来,围着醉醉摆了一个爱心的形状,可是还没摆完,最开始的那个就熄灭了,我冲过去重新摆,结果不小心摔了下去。
艾玛,死定了。
结果一个爪子伸过来,把我抓了上去。
醉醉说,抠脚,你是逗逼吗?
尼玛!!!!说好的挂机呢!!!!
我们重新回到了那个小黑屋。
然后一起坐在那个岩石上,看月亮。
“抠脚,你还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呢。”
“美美。”
“……骗我很有意思?”
“泥煤!!!这是真名!!!”
“再见。”
尼玛!!再见就再见!!
虽然醉醉还是十分不能接受美美这个名字,但他还是没有走。
他切成骑乘模式,是一匹漂亮的里飞沙,在月光下格外的好看。
耳机那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抠脚,你看,我也有里飞沙了。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骑着浮云被守尸也反抗不了的小白了。”
“恭喜。”
“可是我为什么没有你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明这些都是为了你,我才去弄的。”
“谢谢。”
“抠脚,你不要这么沉闷嘛,都不像你了。”
“嘻嘻嘿嘿噗叽叽叽”
“你还是沉闷一点吧……”
“……”
“抠脚,我们做一晚上的情缘吧。”
“好。”

然后醉醉拉我上了马,我们去了很多地方。
从三生树到问道坡,从问道坡再到蝴蝶泉。
一点一点的,看着白昼是如何到来。
最后我们在蝴蝶泉边下了马,打开背包,声音有点喜悦。
“幸好还有一个。”
我没反应过来,一个海誓山盟就在我脚下炸开了。
随着消息在世界频道的公布,我看到越来越多人在世界频道上骂我,不要脸的贱三。
我装作没看到。
醉醉也装作没看到。
最后烟花燃尽,我听到耳机里传来了温柔的声音
“美美,我爱你。”
5,4,3,2,1〔一醉人不醒〕对你开启了仇杀。
“江湖不见。”
“江湖不见。”
他朝我背后走去
我不回头,继续站在那里
“抠脚,你还真是绝情呢,我等了那么久,你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谢谢夸奖。”
这时候他一记追命已经读完,我的毒萝倒在地上。因为背对着他,甚至看不到他是怎么样离开的。
爬起来后,我回了长安,把仓库里他给我的东西全部寄了回去。
第二天再上线的时候,包里所有东西连同装备一起被扔了。
我的号密码只有我和醉醉知道。
他这是要我断得干净,忘得彻底。
还好我拓应了南皇,不至于别人说这个小毒萝耍流氓。
我下线建了毒哥号。
也好,以后再也不用为了谁而蛊惑众生了。
恨君不似江楼月。
南北东西…
南北东西…
终于,在看不到那一轮月了。
〔美美故事END〕

你们看,这就是明教那个可以看月亮又可以摔死人的岩石。在湖上边。撸主和家蠢在上面拍照,家蠢看到撸主的女蜗说她也要放个狂拽酷炫的技能,结果她开了大风车把撸主撞了下去我应该早点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要退队的

另外想要搬文,转载的同学看过来。不用专门要授权了,撸主家的文从来都是备注作者+原帖链接就可以搬走的。

另外作者名是海藻娘←_←撸主的百度ID是报复社会用的。

撸主今晚不更了另外觉得虐的你们习惯就好,撸主的文从来都是欢乐转虐,甜转虐,再转欢乐的。明天女神秀和男神毒的故事来一发。

说完这个故事,青眉在YY那头都沉默了。
良久后,她开了麦:“怪不得你会成为今天这种兔子帽腿毛拓印配小翅膀的丧失毒哥。”
[升起]不觉得很萌吗!
“……我理解你对社会的不满,但不要表达在外观上面好么…”
[升起]逆徒!没收为师给你的小翅膀!
“嘤嘤嘤…不过我还是想很八卦地问一下,现在花萝和醉醉在一起了吗?”
虽然故事的结局应该是女主角和男主角开开心心幸福美满地手拉手奔小康了,然后我这个狗屁炮灰女配圆润地滚下台退场。
但是我退场了,醉醉却没和花萝在一起。
他当上了壹帮的帮主。
然后拒绝了带带,没说明原因,
壹帮所有人都觉得是我的错,各种挑战我智商的高能脑补就不一一叙述了。
于是我就落了个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结局。
那时候我一个人茫然了,在基三里不知何从,直到最开始拉我进基三的那个表哥在QQ上敲了我。
“美美,我开了25ZLD打工团,你来吗?”
“暴力DPS要不要?”
“要!”
我们的故事就这样真正的落幕了。
江湖还是一样的江湖,虽然物是人非,但我身边已经有了新的,非常多的在意的人。
他们也会在我被欺负的时候义无反顾地站出来。
虽然某些人总嘴毒地威胁我要我当数学课代表。
虽然某些人总嚷嚷着要黑我工资。
虽然某个秀秀连大战都奶不过。
虽然某个炮萝除了卖萌什么都不会。
但我觉得现在的我过得很好。
我已有新欢,从此江湖不见。
“哈哈,那感觉女配的结局比女主还好呢。”
“那是,另外该到你的故事了吧?”

你们都说要欢乐一个悲伤的浩气女神秀和一个恶人妖奶毒怎么欢乐!对泼老干妈吗!!你们告诉我啊…!

在男神还是一个稚嫩小男生的时候,他每天沉迷在“为什么这周化物语还不更新”“订购的schooldays画册到了(>﹏<)!”“抢购到了雪露女王的限量版手办好开心QAQ”的乐趣中无法自拔。
没错,你们没看错。
如果说现在的男神是修行圆满功力深厚的千年老妖婆。
那么那时候的男神就是一个纯情呆萌动不动脸红的傲娇死宅,头上翘根呆毛去上课还不知道的那种。
所以我们给他起一个符合他的称呼,叫小逗逼…哦不,叫徐呆吧。
徐呆同学从小浸淫在霓虹国二次元事业中,一发不可收拾,纯情到大二都没牵过女孩子的手。
直到徐呆同学遇到了青眉女神,然后就“一遇青眉误终身”什么巴拉巴拉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徐呆同学因为太喜欢吃青梅而去山上开了个青梅园农家乐。
单纯的人总是不由自主地一往情深。
哪怕对方不一定是对的人。

两个人同是师范学院的学生,那时候的青眉沉迷于魔兽世界无法自拔,嫌弃校园网的破速度,常常跑到学校外的网吧熬夜打游戏。
而徐呆同学为了女盆友的安全,也跟小媳妇似的跟去网吧,青眉打游戏,他就坐在旁边乖乖地看动漫。
不过在他发现来搭讪的男人们无一例外地被青眉那豪迈地“你吗用洗衣机的时候是不是不小心把你脑子塞进去了?!”“这种错误是人可以犯的那你告诉我!!!!”“我都不好意思说活着从我面前走过的人没几个”吓跑了。
于是徐呆只是默默地坐在旁边看新番,等到凌晨4,5点,青眉两眼一黑脸砸键盘上睡过去时,他就把键盘挪走,将自己的衣服披在青眉身上。等早上宿舍开门了,再背起睡得跟头猪似的青眉回去。
其实作为青眉这样人美音甜身材好的姑娘,在大学里追她的男生就跟双梦做黑龙的恶人似的,一开就是一个组,不够再开一个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攻防改到黑龙了。
她有过好几个男朋友
但是无一例外,受不了她对游戏的狂热而分手了。
所以说,妹子们,如果你玩了游戏,那么你就做好嫁不出去的准备吧
但是徐呆是谁啊,他觉得她好,他就一定会坚持下去。
大不了以后你打游戏我追番,跟男耕女织似的多和谐呢是吧。
可惜青眉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太爱玩游戏。
而是因为她对虚拟世界投入的感情太多,以至于把现实世界放到了次要的位置。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了大学毕业,徐呆和青眉两人一起被分配到S市的重点高中担任实习教师,一年转正。
徐呆同学顶着呆毛,兴奋得跟出了玄晶一样蹦跶到青眉面前,他觉得以后他们两个可以一起上下班,一起找个小房子,布置得很温馨,两台电脑,配置好的给青眉玩游戏,不好的自己看动漫。他甚至想好了他们要养一只猫和一只狗,窗台上可以种一株水仙和芦荟,再生个温顺的男孩子或者捣蛋的女孩子(哪里不对
可是青眉说,我不去,当老师多累啊,我怎么玩游戏。
游戏,游戏。
是否你的人生里只有游戏?
徐呆很失落,呆毛都焉了下去。
青眉家里很有钱,她上面还有个哥哥,什么压力都不会落到她头上。家里也安排好了分公司里一个油水足的闲差事给她,仿佛她只需要在开了空调的办公室里玩游戏就成了。
而徐呆的家庭很普通。
他只能和绝大多数的大学生一样,老老实实地服从分配,安安分分地工作。
没有挣扎的权力。
最后两人因为异地分手,徐呆痛失所爱,于是整个人就黑化成了这幅冷艳高贵,浑身上下散发着“你有什么资格望着我?卑贱的人类。”“我是来自神界的男子,把你浑浊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阿萨辛大人,你的话语就是我生命的方向”(妈蛋最后一句你在乱入点什么?!!
可是徐呆…逗逼…哦不,已经是男神了。
男神还是对青眉念念不忘。
不就是个游戏么,那我也一起玩好了。
男神打听到,青眉已经离开了魔兽世界,转而投入了基三的怀抱时,义无反顾地下了基三,入了呆卡蠢萌服。
至于他为什么选择毒姐←_←因为男神控大胸
据说那段时间男神的人人,校园网,QQ都是“南皇毒姐我的嫁!”

男神玩了毒姐后,一切都很顺风顺水。
比如说,莫名其妙地多了三个师傅。
比如说,三个师傅挤破脑袋似的争着对他好。
比如说,三个师傅在南屏山为了他开启了删号战。
然后赢了的那个师傅给他放了海誓山盟“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被你身上冷艳高贵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在这个抠脚丧失遍地开花基三,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你这样文静而又有礼貌的女子。”“现在的女生除了腐就是腐,你正常的三观让我非常地感动。”“看到你文艺的ID,我就知道,我玩这个游戏,就是为了等你。素墨,做我的情缘吧。”
“不行。”
"为什么…?"
“我是男的。”
据说那个师傅愤怒了很久,最后在世界频道上大吼了一声
〔世界〕师傅:我一个PVP特么为了你又攒监本又攒帮贡,养了马,放了土豪,你特么告诉我你是男的?!!!!
〔世界〕路人甲:我一个PVP特么为了你又攒监本又攒帮贡,养了马,放了土豪,你特么告诉我你是男的?!!!!#鼓掌
〔世界〕路人乙:我一个PVP特么为了你又攒监本又攒帮贡,养了马,放了土豪,你特么告诉我你是男的?!!!!#鼓掌
一大波复制粘贴党正在靠近
……
后来那个师傅悲伤地卖号A了。
而男神在游戏里越发地风生水起,凭借其冷艳高贵的气质与犀利的技术,肃然成为帮会里的一朵女神毒。
那段时间大家都在传〔老年〕帮里有一个气质冷艳,声音曼妙,引发三个男人为他开启删号战的历史爱好者女神,据说女神常常给帮会里的文盲们科普历史,于是在文盲中的声望达到了敬重。
除了这个女神是个人妖外,一切都很好。
虽然说过得很欢乐,但男神没忘了自己来基三的任务——青眉。
他一遍遍不知疲惫地翻青眉的人人相册,里面的秀秀穿着恶人谷的阵营装,他就入了恶人谷。里面的秀秀最喜欢研究PVP,他就单修PVP。
秀秀是冰心。
那么他就做一个补天,有朝一日他可以和她并肩站在黑龙,她撸人头,他为她蛊惑众生(尼玛这颠倒的性别不忍直视
终于,他觉得自己已经犀利得可以站在那个橙武秀秀身边的时候,他加入了攻防,设定秀秀为焦点,蛊惑冰蚕只为她。
攻防完后,青眉才注意到
“那个毒姐~我们名字好像~”
〔团队〕毒姐:缘份#笑
加了她的好友,每次看到她在黑龙,就飞到黑龙地图,从头跑到尾,一遍遍地寻找那个粉色的身影。
然后装模作样地说:秀秀,又是你~
〔近聊〕青眉:毒姐!~~
两个人就这样渐渐地绑定起来撸人头。
男神觉得这样也很好,常常可以看到卖蠢卖萌的青眉,心里就很满足了。
直到青眉被三。

青眉出事的时候,男神刚当上班主任,忙得焦头烂额,不过区区半个月,再回到游戏已经物是人非。
他神行到昆仑,看到成群的恶人浩气厮杀在一起,而熟悉的〔青眉染霜雪〕五个字却红得刺眼。
等混战完毕,青眉独身一人又去野外撸人头,但最后精疲力尽地倒下了。
那些人大概也是同情青眉,并没有守尸,直接离去了。
这时男神就上去,默默地捡起青眉的尸体。
〔密聊〕毒姐:我转浩气吧,以后你有绑定奶。就不容易被撸死了。
〔密聊〕青眉:不要。
当时浩气处于弱势的原因,就是因为浩气高层混乱不堪,攻防YY频道几乎变成了妹子们卖萌卖下限卖节操的KTV包厢,唱首歌找个情缘就可以拿黄马,818事件层出不穷,几个指挥没一个靠得住。
虽然厌恶恶人,但青眉并不希望自己曾经的绑定奶进入这样的环境。
更不希望毒姐也跟着自己一起每天被挂在世界频道辱骂。
〔密聊〕青眉:我们非亲非故,素墨你又是何必?
〔密聊〕毒姐:我是徐呆。
青眉整个人就愣住了。
但是后来,青眉依旧没有同意男神入浩气。只是开始偷偷摸摸地和男神开始了地下情缘,碍于青眉已经和恶人宣战,所以两个人都不得不做出断了联系的样子。
青眉入浩气后,激起了萎靡不振的浩气士气,很快有了自己的一批亲友,帮会,几次帮战下来,成功越为浩气数一数二的大帮会,拿下了攻防指挥的位置。
而她第一次指挥,就成功地推倒了老王。
刷新了呆卡蠢萌服向来恶人强势的历史。
所以,虽然她总在野外大肆虐杀恶人,但阵营女神这个词,在浩气的角度看,从来都是褒义的。
而毒姐继续待在老年帮会,在得到YY权限后,他自己弄了一个小黑屋。
名字叫做〔为君沉醉又何妨〕
这个小黑屋只有一位常客——青眉
有时候青眉会嘲笑他,怎么把YY弄个这么痴汉的名字。
男神只是笑,他没有解释这整句应该是“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碧桃天上栽和露,
不是凡花数。
乱山深处水萦回,
可惜一支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
不道春难管。
为君沉醉又何妨,
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男神不过凡夫俗子。
也会害怕自己沉醉了,却只落得一个断肠人的结局。
只可惜,他早就沉醉其中太久,不知何处是归宿。

好了虐完了,接下来回归欢乐吧撸主这几天考试,更新会慢,么么哒。

撸主想做个统计,你们支持哪对CP?
醉美?(醉醉X美美)
双神?(男神X女神)
双毒?(美美X男神)(选这个略丧失啊,年龄差不多差7,8岁了。)
炮眉?(炮萝X青眉)
美眉?(美美X青眉)
尔康X男神?
老干妈X方便面?
意大利面X撸主?
花萝带带X三了青眉的奶秀?
数学老师X语文老师?

自从听了双神的故事后,我感觉无法面对男神了。
每次上历史课,抬头看到那个眼角微扬,轮廓精致得跟奢侈男装品牌橱窗里的模特一样的男神,我就不由自主开始脑补他顶着呆毛穿着印有凌波丽T恤去上课的模样。
爪机里青眉的扣扣亮着。
我:当年素墨还有过什么搞笑的事迹?
青眉:多了!!
我:快!分享一下!
青眉:有一次他们班级要求每个人表演一小段节目,结果第二天素墨穿着红背心和人字拖,戴着草帽来到教室,一口气跳上两台大吼了一声:“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我:还有呢?!
青眉:还有!有一次男神上课睡着了,老师去推醒他,他撇过头继续睡:“愚蠢的人类,请不要试图破坏我的结界。”
想当年男神也是个中二死宅…
“徐美美,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在告诉我你明白三公九卿的意思了?”
卧槽三公九卿是什么玩意儿,老子连三宫六院都搞不清好吗!
“你站起来解释一下,三公九卿的含义。”
我犹犹豫豫地站起来,看了看旁边王蠢蠢睡得跟死猪一样,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三公……三公就是,外公,公公,阿公…”
“徐美美,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我再也不上课跟青眉聊扣扣了!!!

进了办公室,我看着男神走到他的座位上坐下,翘着二郎腿,大长腿简直要秒杀橱窗里的假模特。
但是你不要用这种香港警匪片里警察审问卧底的表情望着我阿,这警察绝比是吴彦祖演的吧?禁欲警匪办公室羞耻PLAY,手铐在哪里……
尼玛,绝逼是王蠢蠢带坏我了。
“徐美美。”
“YES SIR!”
男神的眼镜险些滑到鼻尖“你香港警匪片看多了?”
“哪有,我从来不看。我看的都是《宫锁心玉》好吗,杨幂姐姐我的嫁。”
“请问杨幂演的是年素言?马尔泰若曦?洛晴川?还是窦漪房?”
“嗯……马尔泰若曦?”
“那是步步惊心的女主角。”
“噢……”
等等……
等等!!!男神你搞什么?!!你怎么这么清楚!!!你是不是全部都看过?!!有事没事就看一遍!!!
“不要在我面前撒谎,我掌握的知识比你吃过的方便面还多。”恍若牡丹一样妖娆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问题这算哪门子的知识!你是不是有事没事就看一看啊!每个夏天跟湖南台一起回顾还珠格格啊是不是!!”
“最多面膜的时候看一看,你以为我是你么,有事没事就吃泡面。”
卧槽!!!我觉得我们没有友情了!!再见!!
我决定转身就走,结果领子被男神扯住
“别急着走啊,徐美美同学,你跟我解释一下,你上数学课和你同桌吃老干妈和方便面是做什么?要和数学老师打攻防?准备舀起一勺老干妈朝数学老师发射?”
机智的男神,如此了解我和王蠢蠢的想法!
艾玛不对……
老师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没吃早餐啊,攻防是什么我只知道去放烟花啊,你听我解释啊……
“看来你有意做数学课代表?”
我我我我我我………我……
“认识自己的错误了吗?”
“认识了”
“回去写一篇一千字的检讨书。”
“好的”
“然后按时提醒青眉下线睡觉。”
好的
等等…
尼玛这才是你喊我来办公室的主题吧?!
后来…
后来睡梦中的王蠢蠢就成为了数学课代表

回到家,我忧伤地开了电脑,进了YY房间——你挑着马,我骑着担
这是属于我,青眉,炮萝三个人的小黑屋。
房间名字是不是很带感?
我:“嘤嘤嘤徒弟…”
青眉:“师傅肿么了…等等我撸死这个明教,敢缴我械……好了…师傅你怎么了,吃面吃着吃着就睡着然后一头浸进面汤了?”
我:“再见,我觉得我们没有师徒情谊了。”
青眉:“不要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我:“我因为上课吃方便面被罚写检讨书……”
青眉:“什么?你上课吃方便面睡着了,一头浸进面汤里被罚写检讨书?”
我没有你这个徒弟!!!
青眉:“好啦,不就是检讨书嘛,我最擅长了。这样,我写一封发给你,你再发你班主任邮箱~”
我:“GJ!靠你了!”
然后第二天,我也成了数学课代表……
这是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回到家我点开青眉发给我,我又原封不动地发给男神的检讨书
徐老师:
我不该冒天下之大不韪,光天化日之下,干出上课吃泡面的恶劣行为,我不仅伤害了别人,伤害了老师,更伤害了自己的自尊(虽然所剩无几)。而且,我还错上加错,在泡面里加了老干妈,要知道,宅男女神老干妈,自古以来就和泡面是一对不分你我的亲密伴侣。有时候,我还会加上火腿肠,一般我加双汇的,不知道老师你喜欢哪种味道?听说有的人喜欢加玉米肠,有的人喜欢加鸡肉肠,甚至还有人喜欢加腊肠!这简直是闻所未闻,道德伦理的彻底丧失!我作为一个三观健康,从来不上818,红得一手好本的暴力DPS……
#喷!!!!
#喷!!!!
#喷!!!!
#喷!!!!
#喷!!!!
#喷!!!!
#喷!!!!
#喷!!!!
#喷!!!!
我义无反顾地上线,加了青眉仇杀。

貌似今晚木有人看?那撸主出去看818了,有什么好的818推荐给撸主看呀

青眉密戳我:师父为什么炮萝是男的啊……
我:我还想问你……
青眉:
我:
……
YY里,炮萝还在继续唱那首《洋葱》。
大家都聊着笑着
今晚多开心
最角落里的我笑得多合群
盘底的洋葱像我
永远是调味品
偷偷的看著你
偷偷的隐藏著自己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你会发现
你会讶异
你是我最压抑
最深处的秘密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你会鼻酸
你会流泪
只要你能听到我
看到我的全心全意
……
(这歌撸主大爱,如果你喜欢着那么一个人,却又不能表白,只能以朋友的角度站在旁边默默地付出和守护,那么你也是一颗洋葱,包裹好自己那些让人心酸流泪的情绪。)
等炮萝唱完的时候,我和青眉两个人还在神行千里的读条卡机状态。
完全反应不过来。
我萌萌的炮萝徒弟……
怎么就变成了个抠脚呢
我一个丧失还不够吗
不够还有青眉啊
青眉试探性弱弱地问了句:“相公公,你多大了啊?”
炮萝:“高一。”
我:
青眉:
青眉密戳我:师父我总感觉我有拐卖儿童的嫌疑……哪天我收到法院的起诉,你要去替我解释……
我:我要是去了,估计法官就会觉得你拐了不止一个小孩啊…青眉阿姨…
青眉:叫姐姐!!
我:阿姨!

根据群众反应,我把五万七完整版的好汉歌撸出来了,现在撸主去更文。还有!撸主说过要考试!!!!正常上课时间不要戳撸主扣扣催更可以么!!!
大河向东流啊
叠好的剑舞掉一地啊
嘿嘿 掉一地哇
玳弦急曲一波走哇
说走咱就走哇
你跪我跪全都跪哇
(嘿嘿 全都跪啊)
(开了减伤蹑云走呀)
黑龙喊人全靠吼啊
该挂机时就挂机呀
风风火火撸人头
嘿 呀 咿儿呀 嘿唉嘿咿儿呀
(嘿嘿呀 咿儿呀 嘿嘿 嘿嘿咿儿呀)
大战喊人全靠吼啊
日常来踢四等一(长得像T也行呀)
呆卡卖萌跳山山
(嘿 嘿嘿哟嘿嘿 嘿 嘿嘿哟嘿嘿)
大河向东流呀
五毒的硅胶甩四海哇
(嘿嘿 甩四海哇)
(肾虚咩咩来啃鼎呀)
说补咱就补呀
你亏我亏全都亏呀
(嘿嘿 全都亏呀)
大河向东流啊
读条的小针遍地有呀
(嘿嘿 遍地有呀)
扎上毫针溜肾亏呀(看到满血抽一手)
说扎咱就扎呀
局针握针长针走呀
(嘿嘿 全都扎哇)
不关阵营主城走呀
看到红名冲过去呀
头顶须须戳菊花哇
嘿 呀 咿儿呀 嘿唉嘿咿儿呀
(嘿嘿呀 咿儿呀 嘿嘿 嘿嘿咿儿呀)

自从知道炮萝是个男孩子以后,其实我和青眉并不震惊。
是谁说的呢,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对吧。
我们才不吃惊呢…
…………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炮萝为什么是男孩子!!!
尤其是青眉,此后每次看到炮萝喊她媳妇儿,她就有种要开云栖松的冲动。
〔密聊〕青眉:他是喊着玩的吧。
〔密聊〕我:嗯,扮家家的那种。
〔密聊〕青眉:嗯……我也觉得……
〔团队〕炮萝:师父!媳妇儿!!你们怎么不说话!!!你们卡了吗!!!!你们搞什么!!!你们怎么不打怪!!!救命!!!有怪在打我!!!我要死了!!!救命!!!!
“啊”的一声。
炮萝倒在了地上。
我回过神来,丢了个百足把怪拍死了。
〔团队〕我:青眉把炮萝拉起来。
〔团队〕青眉:我看看…用哪个拉…极乐引?
〔团队〕我:尼玛!明教怎么拉人?!!你告诉我!!!
〔团队〕青眉:是你喊我拉人的!!!!
我才反应过来…-_-||噢,我在带青眉的喵萝号和炮萝一起刷五小。
〔密聊〕毒姐:美美,时间到了,你怎么在FWK?
〔密聊〕我:我在带人刷五小。
〔密聊〕毒姐:刷什么五小,速度飞过来,不然让你当劳动委员。
〔密聊〕我:……马上到!
〔密聊〕毒姐:等等,你在带谁刷?
〔密聊〕我:青眉!
〔密聊〕毒姐:你继续,刷完再来,不急,不急,做事要循序渐进。
〔密聊〕我:……
〔密聊〕尔康哥哥:美美SAMA!!!!
〔密聊〕我:嗯?
〔密聊〕尔康哥哥:冰秀和田螺今晚请假!你看我们是喊人还是?
哎?
冰秀和田螺?
我默默地望向了踩在蝠王鼠王尸体上截图的青眉和炮萝。
〔团队〕我:徒弟们,25ZLD想去么?
〔团队〕青眉:!!!!我去!!!我去!!!
〔团队〕炮萝:媳妇儿去我也去#痴汉猪

我进了25ZLD的组后,让大家先进本里推血蓝,我马上飞本。
〔团队〕奶秀:冰秀!!为什么!!你为什么抛弃了我们!!!没有你!!出了牌子谁跟我抢!!你告诉我!!
〔团队〕奶秀B:主奶!!你无视我是什么意思!!
〔团队〕毒姐:在治疗量面前,你只有被无视的份。#鄙视
〔团队〕奶秀B:毒姐,我们绝交吧!我们没有友情了!
〔团队〕毒姐:下次你们考历史不要叫我发考试大纲给你,再见。
〔团队〕奶秀B: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学长你不要欺负学弟我好吗!
〔团队〕毒姐:说好的再见呢#鄙视
〔团队〕尔康哥哥:卧槽!原来你们是师兄弟啊?
〔团队〕气咩:对了!!说好的替补冰秀和田螺呢?!!
〔团队〕奶秀:新冰秀!!新冰秀!!我要勾搭蹂躏收天下秀秀为我后宫!!#口水
〔团队〕我:来了。
〔青眉染霜雪〕加入你的队伍。
〔团队〕奶秀:〔青眉染霜雪〕!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自动喊话)
〔团队〕气咩:〔青眉染霜雪〕从〔狂拽酷炫吊〕的裤裆里掉了出来!!(自动喊话)
〔团队〕哈士奇:〔青眉染霜雪〕汪汪汪汪汪马草交来饶你不死!(自动喊话)
〔团队〕青眉染霜雪:……?
〔团队〕明教:卧槽!!!阵营女神!!!!!
〔团队〕奶秀:女神!!你什么都没看到!!求别加我仇杀!!!求别攻防设我为焦点!!我再也不会乱设置自动喊话了!!
〔团队〕气咩:女神!!你是不是进错了我们不是黑龙撸人头的!!求别误会!!
〔团队〕尔康哥哥:女神!!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上次不小心轻舔你被你砍死的恶人指挥!!
〔团队〕大师:我们也不是战场or叽叽场喊人的女神…我们只是个打25ZLD的PVP开荒团…求放过…
〔团队〕青眉染霜雪:我师父喊我来的,她说缺个冰秀…让我来学习学习…#可怜

在整个队被浩气阵营女神的到来所震惊了,以至于炮萝入队的时候,无人反应。
我决定给青眉和炮萝科普一下ZLD打法。
我:“徒弟们,我给你们简单科普一下打法哈……首先老一是蝠王和鼠王,我喊天地火停手你们就不要输出了,然后刮风的时候……”
青眉:“卧槽!师父你看!于睿!!!”
我:“……你在惊讶什么…”
青眉:“上次我包团的时候没有的!!”
我:“没有?!!怎么会没有?!!”
青眉:“真的没有啊!!就三个人!然后打了几个士兵就过去了,然后领了几个BUFF就打完老一了。超级简单好吗!”
我:“逗逼!!!那是南诏皇宫!!!”
青眉:“……噢…有什么区别吗?”
我:“完全不同啊!!!!”
青眉:“不都是副本吗!!!”
毒姐默默地开了麦:“就是打55的时候对方穿325和穿310的区别。”
〔团队〕奶秀:毒姐神解释!GJ!!
〔团队〕奶秀B:师兄不愧是老师!!!
〔团队〕气咩:#鼓掌#鼓掌
我:“科普完了吧?那我继续解释,刮风以后呢,就听我指挥看风向,我标了1234四个方向……”
青眉:“师父!我的马是狄花出的还是烛天出的?”
毒姐:“你的马是会战出的。”
青眉:“啊?会战?会战是什么?我好像没包过会战的团啊……”
男神你这是欠仇杀的节奏么?!
我:“话说徒弟你…你…包团的时候都没跟着一起打么?”
青眉:“我帮他们撸了几个人头,觉得太无聊就开小号升级去了。”
那不是人头!!那是小怪啊!!小怪表示他很无辜啊!!!
我:“好吧,那就是老一的风向,记得听我喊的看风向啊乖…”
青眉:“安啦,我的智商你还信不过吗?”
就是因为你的智商,所以我才很担心好吗!!你快点认清你除了PVP已经什么都不会的事情啊混蛋!

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进了老一。
我:“青眉,你不要飙DPS,你听好指挥就好了啊,乖。”
青眉:“好的,我改一下技能喊话。”
我:“嗯,乖。”
开撸后。
〔团队〕青眉:上次我们服的那个超劲爆的818你们看了吗?
〔团队〕奶秀:什么?!!哪个818?!!!
〔团队〕气咩:那个〔818死情缘就扔了妹子珍藏老干妈的渣男〕?!
〔团队〕黄鸡:我知道!!上次那个〔818那个冷艳高贵的怨妇花〕
〔团队〕尔康哥哥:都不对!!!肯定是〔818那个恶人PVP大帮与某浩气大帮多年的爱恨情仇〕
〔团队〕大师:绝笔是8我们帮主的〔818那个攻防放辣妹子踩在对方指挥尸体上哭喊紫薇你别死的恶人指挥〕
818?
我们服最近有什么818…我作为一个专注818三百年的贴吧党,我居然不知道?
我内疚地底下了头。
再抬起头来时,看到团队频道里激烈地讨论818的对话,在看到伤害列表里高居第一位,把第二名田螺从扬州甩到成都的青墨时。
我好像隐隐之中明白了什么……
次奥!!!!!
她那句是技能喊话!!!!!!

我还没来得及怒吼,就转阶段了。
我:“奶妈准备好大加给被吸……”
血字还没讲完,青眉就威武雄壮地被抓了上去。
YY里传来青眉的惨叫:“师父!!我被定了!!!解控没用!!尼玛这什么定身,时间这么长,GWW又脑残了啊……”
这不是定身……好吧也算定身……
〔团队〕炮萝:媳妇儿!!!我来救你!!!!
〔团队〕毒姐:…#@&?!!π┑??!
结果估计是被这句话震到了,毒姐一个激动起了千蝶。
没等我告诉他这里爪子拉不下人,炮萝一个爪子就甩了过去,结果自己被爪子拉了上去。
〔团队〕炮萝:啊啊啊师父!我放错爪子啦!!!
炮萝可怜的血皮看得我触目惊心。
我:“圣手!!!大加给炮萝!!!”
结果炮萝啪叽一下摔下来,名字灰了。
〔团队〕毒姐:圣手CD→_→抱歉。
男神,你告诉我,你一定不是故意的,你一定不是故意的!!!

我:“有战复的扣1……”
话音刚落,风就吹了过来。
秀秀们还在扣1…
毒姐估计去密聊炮萝:你特么哪里来的破玩意敢叫青眉媳妇儿?!
青眉沉浸在自己被抓上去SM的惊吓中心有余悸。
于是……我们的奶妈…和主力DPS……一起肾亏了……
就在这种乱七八糟的状况下,门神居然被我们撸倒了。
这一定是郭胖子趁我们不注意又削弱了猪龙店,一定是的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不然谁告诉我?!!这种情况是怎么一次过的?!!啊!!你们告诉我啊!!!!
所以我们当年一把屎一把尿一把鼻涕带着泪地开荒到底是为了什么?!!GWW你告诉我啊!!!!你给我解释啊!!!
在拉起炮萝后,我们一群人向陆寻进军了。
我:“青眉,炮萝,你们看哈,这个走廊呢,待会会出现几个小怪,我们得先清掉小怪……”
话音刚落,两只小怪就手拉手(大误)地蹦跶出来了。
我刚标好白云,就听到YY里传来一声“人头是我的!!!你们谁敢跟老娘抢?!!!”
屏幕上的秀秀一个蹑云冲了过去。
然后躺了。
我:“……”
〔团队〕毒姐:……
〔团队〕尔康哥哥:……
〔团队〕奶秀:我们的攻防究竟是为什么会输给这种人的……
〔团队〕奶秀B:刚刚被这种人的自动喊话戏弄的人好像没资格这么说
〔团队〕秃驴:女神!!!你到底看贫僧哪里不爽!!为什么要抢贫僧的饭碗!!!
我感觉心又累了。
再累下去我的心就不动了!!!求放过团长啊!!!团长只是一个爱下本的花季少女啊!!!花季少女心脏停止跳动猝死电脑前这种新闻一点都不好玩好吗!!!

历尽千辛万苦,我们终于走到了陆寻面前,期间青眉骑着她的踏炎乌鵻一边轻轻地说:“阿花乖啊,我带你回去端你老窝了。”
毒姐:“阿花……这个名字你怎么想出来的?”
青眉:“不觉得很萌吗?!!我的里飞沙还叫小罗伯特唐尼呢,我的素月还叫本·威士肖呢,就连我的绿吃葱都叫山下智久好吗?!”
青眉!!你在试图表达一个小罗伯特唐尼,本·威士肖,山下智久和阿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故事吗?完全不是一个节奏好吗?!
毒姐:“……这些和阿花有什么关系?”
〔团队〕炮萝:媳妇儿说有关系就是有关系!!
毒姐:“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插话。”
〔团队〕炮萝:我不是小孩子!!!!我再过2年就成年了!!!
毒姐:“我2年前就可以当你班主任了,乖,语文背了吗?今天的作业写了吗?家长会想好怎么跟父母解释不堪入目的成绩了吗?想好下学期学文学理了吗?人生的方向在哪里你看到了吗?”
〔团队〕炮萝:……QAQ媳妇儿!!!这个变态娘娘腔黑丝露奶gay男欺负我!!!!
男神:“你说谁变态娘娘腔黑丝露奶gay男?嗯?”
青眉:“变态娘娘腔黑丝露奶gay男!哈哈哈哈哈哈!!!”
男神:“……”
〔密聊〕男神:徐美美,你给我解决一下,不然我就让你变成变态娘娘腔黑丝露奶课代表。
〔密聊〕我:卧槽,这是什么科目的课代表?这么重口味?
〔密聊〕男神:嗯哼?
我:“不吵了!不吵了!远程1号点,奶妈2号点,近战3号点,开撸!”
我真的不是贪生怕死!
真的!!!
真……
什么你信了?哈哈逗逼

撸主睡了,明天考试。顺便吐槽一下那些人设刚出来就要cos丐帮的人,客户端都还没更新呢,号建了么,真呀么心急似火

这里“阅读原文”,后面还有~


Copyright © 江苏回收废材价格采购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