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去世后,寂寞7旬老汉竟用半生积蓄1.6万元买充气娃娃,只为做这事...

仪陇柚子生活 2018-11-27 21:55:37

去年9月,念过7旬的张大爷花16000元网购了一个实体硅胶娃娃。半年后,胶娃出现质量问题,关节扭曲、局部起包、手指变形、体内的线圈暴露。愤怒的老人第一次上法院打官司......



张文良戴着眼镜,留着短发,黑亮的头发明显是刚刚烫染过的,很难看出他今年已年过七旬。不久前,徘徊多日的他,终于踏进了法院的大门。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走进法院打官司。


1
16000元网购硅胶娃娃

去年9月,他在网上为自己挑选了一个实体硅胶娃娃。宣传语上讲,“独家独创、完美无缺、世界首屈一指、技术领先国际……”还能发声发热。他选择了一个适中的价位,16000元。“比不上两三万的,但也不会是那种几百几千的质量不太好的。”张文良说,在转账支付了1000元的订金后,不到一周就收到了货,并补齐了尾款。


“感觉还算可以,与网上的图片差距并不太大,触感也还不错。”收到货的初期,张文良表示还算满意。


不过,在随后的使用过程中,他发现,娃娃的质量与宣传所言差距甚远。不到半年,各种质量问题开始不断暴露出来,“关节扭曲变形,有好多地方开始起包,温度不均,甚至连体内的线圈都露了出来,明显就是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




“毕竟花了16000元钱,也不是个小数目,但这个质量也实在太差了。”张文良决定向法院起诉厂家,要求进行赔偿,并提出退一陪三的诉求,同时准备了大量的书证和图证。“我并不是要好多钱,而是在维护自己作为消费者的权益。”法院受理了他的诉讼请求。


不过,目前该案进展并不顺利。因为厂家并不在成都,提起了管辖权异议。


2
硅胶娃娃寄托对亡妻思念


去年8月,与他相濡以沫40载的老伴因胰腺癌离世。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年过七旬的张文良父母早已过世,因为妻子身体原因,他们也没有生育儿女。40年婚姻里,他一直与妻子过着二人世界。张文良做医生主外,妻子则在家里主内。


因为自己的医生职业,给人呈现出一种儒雅的形象。他担心,因为假体娃娃的事情会让他在朋友邻居中失去颜面。由此,在妻子离开后,他基本断绝了所有的社交,他不再主动邀约朋友到家里做客。即便有人来,他也会提前将娃娃收拣好,不让人看见。


“影响不好,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张大爷说,他购买假体娃娃的初衷和用途也与当下的其他年轻消费者有着很大的区别,“也许他们是为了娱乐,满足生理上的需要,但我是把它看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它身上寄托着我对老伴的想念,是我精神上的一种慰藉。”为了这份寄托,张文良还特意为假体娃娃穿上妻子的衣物,希望能打扮成妻子的模样。


3
我还可以去买一个假娃娃当成你



几天前,是妻子离世一周年的日子。那天,张文良很晚才睡去,他在妻子的灵位前,拿着与妻子生前自拍的一张合照伫立良久。“妹儿,这一年你过得好不好……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回忆起当时自己对亡妻说的那番话,他仍然老泪纵横。


去年3月,妻子被确诊为胰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得很快。那一刻,当了一辈子医生的张文良异常自责,“给他人看了一辈子病,但她的病我却无能为力。”张文良用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一只手不知该往哪里放,两只脚微微地颤抖着。


妻子离开前,希望他能够再找一个老伴安度晚年,甚至为他想好了几个合适的人选。不过,张文良都一一拒绝了。“我身体还好,能够自理,我还可以去买一个假娃娃当成你。”张文良半开玩笑地回答。妻子话语一转说:“好多说人走了后在去阴间的路上要喝迷魂汤,把过去的事情忘掉,到时候我肯定不去喝,我要记住你,下辈子还要来找你做夫妻。”张文良告诉妻子:“以后我也不得喝。”


如今,妻子离开一年,张文良始终忘不了他与妻子的约定。“她嫁给我的时候,我啥都没有,一过就是40年。她比我小两岁,结果还先走了……”他拭着眼角说。


4
他的孤独 他的慰藉



妻子过世后,张文良并没有为她找墓地,而是把骨灰盒搬回了家里,放在客厅上方的一个木架上。一张彩色的遗像,面带笑容,照片前放着一个方形的骨灰盒,用各种小礼品围绕。一旁是妻子去世前过生日时的寿星纸帽,架子下方的小桌上摆放着曾经两人一同旅游的留影。


“我不想让她飘在外边,我要她和我一起住在家里,我要天天都看到她。”张文良说,这样他们还是夫妻,还会一起走完剩下的日子,“照片和骨灰是她的灵魂,而那个假体娃娃就是她的肉体。”


白天的时候,张文良会把它放到客厅的沙发上。晚上的时候,则会把它放到床上妻子曾经睡觉的位置,共枕而眠。


自从妻子离开后,张文良就几乎断绝了与其他人的交往。偌大的房间内,只有他孤独的身影。一日三餐也开始变得不太规律,他说,有时候下午2点左右才吃饭,好些时候一天就吃那一顿。


“现在妻子不在了,你一个人有一天离世了怎么办呢?”对于记者的提问,张文良讲起了一个故事:一位老年人衣襟整洁,依偎在沙发上,迎着夕阳,肌肉已经干瘪到只剩下骨头,衣服宽松地耷拉着,但仍还有型,直到几十年后的一天,才被人推门发现。他说,对于未来,如果生命走向终点,这就是他想要的场景。


如此深厚的夫妻情,让人动容,只想点个zan送给老人,希望来世他们还能做夫妻……


来源:成都商报(cdsb86612222)、新闻晨报



Copyright © 江苏回收废材价格采购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