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半:石中皇后雨花石

旅游作家 2019-01-09 16:36:00


皇后石

作者:金明半



在我师父的书橱里,一只他老人家曾经用来育养水仙花的“大肚弥勒玻璃瓶”,几天不见,里面已改换成数枚美丽鲜艳的石子,这些石子纹奇色艳,形迥状异。但是,眼观手触却是舒适自然。

师父说这就是雨花石。

我知道雨花石生产于南京市郊以及长江两岸的六合、仪征、江宁、江浦等地,由于其小巧精致、美丽玉润,很多人痴迷于它,或赏、或玩、或藏、或供、或炫耀、或交易。我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一介出家人养这些玩物小石子干什么?

师父似是懂得我的顾虑,告诉我:雨花石吸引师父的是一个非常美丽而又灵异的传说。传说1400年前南朝梁武帝时,有个叫云光的高僧端庄睿智、深藏若虚,经年静坐,但是他很少讲经布道,弘扬佛法,深沉的了不得,让世人感觉云光师父本身就是一本线装经书,读不懂。

忽然有一天,云光法师突发其行,在石子岗设坛讲经,微言大义、悬河流水、探本溯源、咳唾成珠,其品格和智慧的魅力使得当地百姓非常震撼,同时也感动了上苍,欢悦之中诸神命令落花如雨,天雨幻化五彩缤纷,泠泠雨花敲击在雨花台上,一粒粒变成了玛瑙般的雨花石……

师父绘声绘色的样子,令人非常神往!

我想,雨花石以“花”为名,花而又冠雨,多美丽多清纯!

好有意境的传说。

师父接着介绍说:这些石子是南京灵谷寺的一位师兄带来的,想必参悟佛法无边的道理自是自然,可能还有别的深意吧。

别的深意?

我看着师父。

师父随即给我讲了史上名僧宝志禅师和雨花石形成的故事。

师父看看我悠悠地说:昔年金陵神僧宝志禅师,七岁依钟山道林寺大沙门僧俭出家,修习禅观,坐必逾旬。宋齐之交,稍显灵迹。其行止无定,经常剪尺扇镜挂于杖头,身著锦衣,披发跣足,常出入于街巷,或索要饭菜,或累日不食而无饥状。还能预言征兆,悬识他心,一时之中,分身数处,可谓“神通”莫测,时人呼为志公。

齐武帝认为他是故意惑众,将他收付建康监狱中。然而早晚都有人见他又游行市里。随即到狱中查验,却见其仍在狱中。

梁武帝未登基时即已信佛,敬其神异,便尊之为师。

一日,武帝与宝志登钟山定林寺,宝志指前岗独龙阜说:“地为阴宅,则永其后。”武帝问:“谁当之?”志公说:“先行者当之。”至天监十三年十二月,宝志坐化于华林园佛堂,终年九十七岁。武帝感其遗言,用二十万铜钱买下定林寺前宝志所指之地葬之。

师父说:雨花石的成因大约形成于250万年至150万年之间,是地球岩浆从地壳喷出,四处流淌,凝固成孔洞,涓涓细流沿孔洞渗进岩石内部,将其中的二氧化硅慢慢分离出来,逐渐沉积成石英、玉髓和燧石或蛋白石的混合物。化学成分是二氧化硅,还有少量的氧化铁和微量的锰、铜、铝、镁等元素。这些化学成分赤红为铁,蓝者为铜,紫者为锰,黄色半透明为二氧化硅胶体石髓,翡翠色含绿色矿物等等;呈现出浓淡、深浅变化万千的色彩,这就是雨花石艳丽秀美,妩媚灵异的原因吧。

这些雨花石看似和宝志禅师没有什么关联,可是,我老僧确认为他们之间的甚深相应。都是千锤百炼,历经磨难之后的华彩再现。

师父说:一枚小小的雨花石,千古走来,有为之吟诗的,有为之作画的,有为之歌功颂德、树碑立传的,更有和雨花石同生共死的,清画坛“金陵八家”之首的龚贤,他生时作诗“相逢顽石亦当拜,顽石无心胜巧人,作客十年魂胆落,归来约与石为邻”对雨花石表明喜爱心迹。当他生命走到尽头“归去”之时,也是与石相伴,其友孔尚任亲理丧事,其所藏雨花石“均系上品,皆以为葬,湮灭不传”……可见雨花石有其独到的让人难以割舍的魅力。

就像志公禅师后世传人绵延不绝至今在灵谷寺光华四射佛种邵隆正法久住一样。

师父说着似乎陷入深深地思考之中。



原本感觉那些对雨花石痴迷沉醉的人有些玩物丧志,经师父这样说来道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双手小心翼翼地从师父的书橱中端出那只大肚弥勒玻璃瓶,放在靠窗户的一张书桌上,借着阳光的照耀仔细观察起这些小石子来。谁知待瓶中的水完全静下来后雨花石显得奇异起来,鲜活似是一朵怒放在水中缤纷绚彩、奇异瑰丽的说不上名字的花朵。原有些隐涩的色彩一下子晴朗明晰,澄净透彻了,随着光的照射,雨花石“花儿”在弥勒瓶中渐渐舒展,丰满,水灵,石头上的纹理也丝丝缕缕,长袖善舞般更加本真自然,若烟霞,似花鸟,如弦月,宛山川……如诗如画,亦真亦幻,我还没有真懂得赏,雨花石的别致精巧甚至灵异已经死死牵着我的眼神让我不肯放下!

师父见我如痴如醉的样子,告诉我:喜爱雨花石的人都懂得“雨花石,砂中埋,雨不洒,花不开”,雨花石浸入水中方可发色,水是雨花石更加妙趣横生,爽心悦目的催化剂呢”。

哦,我明白了,雨花石吗,其最上等的催化剂自然是雨水了?这就像茶遇水才能真正成为茶一样,雨花石若无雨自然就“花不开”了!

师父嗔我一眼:聪明的你!最佳为天落水,次为山泉,再次为川流,忌用井卤、热汤。水需一日一换,换水宜在清晨。宿水染尘就无趣可言了。事实上,雨花石和茶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其借着阳光的照射,迎光透影比浸水更臻妙趣。据说池澄家中藏一石,粗看只是一朦胧黑影;迎光透视,素衣高髻,竟似李清照端坐石中。迎光之法,选一个器口与石子相若的古董小坛,置石其上,置于窗前,举目可观,你说妙是不妙?!

我吐吐舌头。

回到家里,我从网上搜出许多文人逸士与雨花石的故事。心中想着师父“妙是不妙”的神态,自己莞尔,失声笑破。

是啊,一定是妙不可言,要不明朝张岱《雨花石铭》说“大父收藏雨花石,自余祖余叔及余积三世而得十三枚,奇形怪状,不可思议,怪石供,将毋同”。

北宋苏轼也作《怪石供》,中有其在贬途中“得美石,与玉无辨,多红黄白色,其文如人指上螺,精明可爱……既久,得二百九十八枚,大者兼寸,小者如枣栗菱芡……挹水注之粲然”的记述。并且在后来又作《后怪石供》,对所集之石从质、色、形、象以及陈列、鉴赏进行了极为细致生动的描述。

甚至,在30年代,天津王猩酋有与石同眠的雅趣。他有诗“世界正愁人太满,我先钻入石中游。”

就连周恩来总理也曾收藏雨花石在南京梅园新村。

雨花石还是友谊的象征,两国通好的象征,1991年汉城奥运会上中国体育运动员将雨花石作为中国的象征永久存放在汉城。

我常常想,大概雨花石的缘起受了佛菩萨无限加被的缘故吧,雨花石是花形的石,是石质的花。它凝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孕万物之风采, 雨花石色彩斑斓、玉质天章、小巧玲珑、纹理奇妙、包罗万象、诗情画意……它的一切才都充满了灵性和善美。

挂佩祈年、摩挲观赏、涟水袖石、把玩收藏、置水盂陈书斋示高雅……一块石头的欣赏,已经完全出离了雨花石本身的含义,所谓景外之景,图外之画,弦外之音,无论石中诗情画意、赏者神采文韵、藏着痴迷爱恋、还是智者禅心悟性等,人们痴迷爱怜,极尽能是。



古往今来,一枚枚石头蛋子硬生生被这些名人雅士追捧描摹,和“文化”和“艺术”撕扯在一起,牵扯不断。为雨花石撰文的、立谱的、绘图的、作记的、吟诗作赋的不胜枚举。称雨花石为“石中皇后”,誉它为天赐国宝,一点也不为过分。

其实,雨花石只是一种天然的玛瑙石。

把雨花石说成为文石、观赏石、幸运石、绮石、五色石、六合石、灵岩石、江石子、螺子石、石中珍品、中华一绝、石中皇后、天赐国宝等,都是文人雅士寄情山水,啸傲烟霞,寓情于物的结果。

但是,从其中明白一个道理,雨花石值得世人寓情寄情与她!

每一枚雨花石就像一枚枚李子一般,千人遍尝千种滋味在心头。

虽然每个人心中雨花石的味道、形象各是不同,但是它凝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孕万物之风采,在250万年至150万年漫漫长夜里寂寞、孤独、煎熬、挣扎、炼狱、万箭穿心、刀割火烧般的经历之中仍然不改其心的品质、不变其性的信仰是一样的!

或许,正是经历了无限阿僧祇劫的磨难吧,雨花石才在石头坚硬的本性之外有了柔弱圆润,光滑美丽的款款风情,有了爽心悦目,知音红颜的痴迷韵味,把坚硬和柔软,把残忍和慈悲完美地结合成一统!我不知道师父是否是在告诉我一个深刻的启示,石头也是随缘在变化的啊!是缘起性空的铁证。

人们案头清供、摩挲观赏、涟水袖石、把玩收藏、濯之以清泉,薰之以沉烟,弄于明月之下,置水以求风雅,搁案来示境界,愉悦鉴赏兼得!无非是达到一个景外之景、图外之画、弦外之音、物中之情的效果。

即便由于雨花石之美丽、之魅力被誉为石中皇后,我也觉得这不是对雨花石真性情的诠释。

她坚硬中柔软,黑暗中慈悲,痛苦中包容,浮躁中安详,碰撞中修改,炼狱中超越,雨花石合该就是石头中的佛!也难怪师父他老人家把志公禅师的际遇和雨花石的形成相提并论了呢!

突然,我想起了《金刚经》中所说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的句子,如此,《老子》篇中 “上山若水”的经典,焉知“上善”不是“若石”的呢?!

作者简介

金明半,原名王厌芳,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邯郸文化》主编。邯郸市第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人大代表。业余创作出版长篇小说《盾罅》、诗集《飘落的梅叶》、散文集《清凉遇》和《平安福》;主编《华丰志》;配文《那些年往事如烟》摄影集。作品入选《中国散文大辞典》,散文集被多家大学及国家级图书馆收藏。或有获奖,皆被云烟。 

征稿启事

《旅游作家》微刊所需稿件体裁:旅游散文、旅游小说、诗词楹联、传说故事、民俗风情、地域文化、导游词、解说词、旅游笔记、旅游评论等。

作品要求原创,未在其它平台发表过,文责自负。如投寄已在其它平台发表过的稿件给微刊,一旦被系统检测发现,将不再采用该作者的任何稿件。

来搞注明姓名、笔名、微信号、微信名字、所在省市、详细地址、邮箱。附件发个人简介和照片一张(不要太小)。

微刊纯属服务性质,目前暂无稿费。

Email: 2032636049@qq.com


《旅游作家》编辑部

主编:吕尤佳

qq:2032636049

Email:2032636049@qq.com



Copyright © 江苏回收废材价格采购组@2017